新版猫咪成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褚家还在持续震荡中。

褚老夫人自愿搬往越眉庵,但是,太老夫人却不愿意回去了。

她看着褚家被整顿得怨气冲天,心里很生气,她在这个府邸之中,是威严的存在,她不容这样被夺权。

于是,她召集了褚家老一辈的长辈出面,到褚家一同“公审”褚首辅。

褚家族中所有的人,都对这位太老夫人敬重不已。

她从年轻到晚年,一手撑起了整个家族的内院,但凡谁家出了事,都是她出面一手摆平。

可以说,她在京中,便是连大长公主,都不及得她的威风。

她护短。

但凡是褚家的人,不管是不是她房头的,她都护着。

褚家不管出了什么事,她都能兜着。

几年前,她有个不成器的孙子,在外头打死了人,人家要到衙门去状告他,她出面制压,不仅不赔偿一文钱,还要死者家属登门给她赔罪道歉,说伤了她褚家的面子。

牛仔泡泡浴可爱小美女俏皮浴室写真

这案子,没到衙门,受害者家属只能认倒霉说死者是自己摔死的,怕被褚家打击报复,连夜卷铺盖离开京城。

这些事情,做得滴水不漏,外头自然也没有风声敢传出来。

太老夫人很享受这样的尊荣,享受门下子侄的膜拜,每年生辰,她回到府中,看着底下跪着黑压压的人头,每个人嘴里都说着极为吉利的话,她便觉得欣喜。

太老夫人的半生荣华,习惯了拥簇喧闹的生活,即便是在越眉庵,也日日门庭热闹,京中贵妇命妇,还有褚家的那些后辈夫人,也净日前去探望,送各项用度。

对那些人来说,越眉庵是有神的,这个神,就是太老夫人。

有事过来拜一下,比求神拜佛更灵验。

但是如今,在褚府里头,连她膝下的人都对她失望了。

她再不是那个力挽狂澜的老祖宗。

她不再是那个一言决断的大家长。

她不能忍受这样的情况发生。

所以,召集族中长辈,势在必行。

族中的长辈,因她的召唤,都齐集一堂了。

关于褚大夫人的事情,大家也都听说了,都觉得很震惊,不就是编派了护国公和那老宫婢几句吗?怎么就得处死了?太上皇这也太没把褚家放在眼里了吧?

而褚家大爷被赶出去,至今还没可以进家门,这事也引得大家义愤填膺,大爷可是嫡出的长子啊,怎么能流落在外呢?

一言,我一句地声讨着褚首辅的寡情。

到褚首辅进来的时候,气氛已经十分激烈,个个义愤填膺。

褚首辅的老二叔站起来,指着褚首辅就怒斥,“如今位高权重,怎地反而忘记了孝道?最近所作所为,让我们褚家颜面无光,如今外头的人都认为我们褚家软弱可欺了,这样下去,褚家的威望,迟早要被败光。”

褚家老二叔本来是与太老夫人一起坐在正座之上,如今他站起来,褚首辅就直接坐了他的位子。

他冷眼看着众人,方才进门之前,还听到这里热烈非议,如今他坐下,倒是无人说话了。

褚首辅看向太老夫人,“母亲这事办得好,您请了大家过来,也省得我命人再通知,我正好有些话要当着大家的面说。”

太老夫人本还是怒容满面,听了这话,便觉得不妙,厉声道:“不着急,这里有比年长的,先听听他们说什么。”

褚首辅双手笼在袖子里,冷然地环视了众人,道:“不必了,我说的话就那么几句,今日大家都不分什么尊卑长幼了,毕竟在座说比我年长的,都不如我白发多,谁安逸谁劳碌,一目了然。从今天开始,但凡我姓褚的子孙,在朝中任职,必须按照其他官员一样,接受吏部的考核,但凡考核不过的,一律筛选出去卷铺盖滚蛋,绝不容情。”

这话一出,整个内厅堂像一锅煮沸了的开水。

褚家每房都有人再朝中任职,其中不乏朝中栋梁,也是真正有才能的,当然了,这些人也都是褚首辅提拔起来的,褚家的大树,能如此根深蒂固,不是因为老夫人八面玲珑的能耐,而是褚首辅的势力影响。

而褚家也有一部分官员,尸位素餐,在各大衙门里头混个差事,有点名气有点权力,俸禄倒不是稀罕的了。

褚首辅膝下,真正能干的没几个人,这一切,有赖于太老夫人的宠溺纵容。

“褚大,可不能这样啊,这吏部的考核,如今是一年一度,十分严格……”

“对啊,褚大,这事我们再商量,朝廷虽然要考核,但是这么多年也兜着……”

方才还十分嚣张的所谓长辈,全部都低声下气起来。

太老夫人的面容如死灰一般,呈现枯槁之色。

她死死地盯着褚首辅,知子莫若母,她清楚他在做什么,一句话,他就扼住了这些人的命脉,叫他们知道,今日谁才是褚家做主的人。

褚首辅并未理会这些人是苦苦哀求也好,还是恼羞成怒都好,他话已经说完,遂起身离开。

朝中的人,都知道褚首辅不管说话和做事,都讲求效率,他不会多费一句唇舌。

朝中很多人都惧怕褚首辅,偏褚家的人,却因为他姓褚,反而忘记了他首辅的身份,忘记了对他的敬畏之心。

太老夫人木然地坐着,看着他的背影决然而去,耳边,尽然是这些人的抱怨之声,说今日不该来,这是平白无故招致灾祸。

她慢慢地站起来,只觉得满心都像是灌进了灰烬,连身体都是灰烬,似乎踏出去,就会被风吹散。

她不明白他在想什么,褚家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,他为什么要自毁根基?

母子二人,深夜里有一场谈话。

也是在这褚家偌大的内厅堂里,扁额已经重新挂了上去,依旧是“归朴守拙”四个字。

母子二人都是坐在正座之上,一左一右,就仿佛两尊雕像。

只是,做儿子的满头白发,做母亲的,倒也不过是花白而已。

她尊荣了一辈子,不曾想过,到了晚年竟是这般境地。

沉默在母子之间蔓延,仿佛谁都不愿意先张嘴。

外头,也是死一般的寂静,往日热闹的褚府,如今像死城堡一般。

褚大夫人的丧事没有在这里办,遗体送回了她的娘家,这是太老夫人的决定,褚家不能出一个被处死的儿媳妇。

褚大夫人的娘家,虽有怨言,可无人敢违抗这个老太太的命令。

她以为自己一言九鼎,以为自己决策一切,可她却忘记,没有人会忌惮一个老去的郡主,他们忌惮她,是因为她的儿子是当朝首辅,是那门生遍布整个官场,年少便开始立功一直身居高位的北唐第二把手。